Skip to main content

用德式工法捲動大學社會實踐—暨大外文系羅麗蓓老師

s埔里人大多知道籃城社區有個籃城書房。慕名來找書房的外地人多是背包客,他們會先穿越甘蔗田和香蕉園簇擁著的小巷弄,經過幾幅描繪農村風情的壁畫,還不經意地錯過了早年在地農夫練武護水保田的武術館,然後,就在探頭探腦時,突然置身白色玻璃窗格的建築物前。推開門,古典、優雅、混搭著工業風的擺設和氛圍,很容易就打開了旅人的心扉;書架上印著“LOST”的書皮,好似呼應旅人找路的心情;而豢養在牆上的希臘裔獨角獸,已等候著旅人搭乘,飛向文學的世界。

暨大外文系副教授羅麗蓓是書房的創辦人,她若在店裏,或會端出檸檬塔、蘋果派、紅酒燉牛肉,來滿足旅客的味蕾;她可能抄起一本書,向來客介紹作家的身世,朗誦詩人書寫的韻律。書房的另一隅,正有社區的孩子埋首趕製作業;時不時,他們的阿公、阿嬤,提著一袋玉米、青菜,擱在書房門口;靜靜地啃書啃到打烊的客人也有,反正累了,就回樓上民宿睡吧,不需趕路。

s

外國文化、語言、符號和地方的溫度與人情併存,這是籃城書房的日常。這個夏天,在書房的日常外,羅麗蓓參與了搶救遭棄訂甘蔗的行動,透過網路行銷、文案和商標設計,協助蔗農將甘蔗轉變成方便銷售的甘蔗汁、蔗糖蜜等產品。潤甜清香的甘蔗汁,一直都是埔里最在地的味道,也是兒時最甜蜜的記憶;農村中的書店,也融入了在地生活,成為連結社群、資訊交流的平台。

在大學社會責任(USR)還沒進入高教政策的視野前,羅麗蓓就已在籃城社區蹲點了。數年來,她從把自家大門打開推廣閱讀、進而以行動支持友善耕種、推辦公益講座、推廣農村微旅行、進行文史踏查、編印社區故事書,不僅豐富暨大社會實踐的內涵,也啟發相關倡議和行動的可能性。自1999年發生921地震以來,暨大逐步深化和埔里社區的互動,進而將相關經驗融入教學課程中,其後暨大在2018年教育部推辦的第一屆大學社會實踐博覽會中獲得最佳實踐獎

是甚麼原因促使羅麗蓓到社區去?羅麗蓓說,她曾經過了一段生活中只有教學和研究、在研討會和國際會議中來去的日子,但當學生問到畢業後要做什麼?」的時候,她卻無法回答,覺得自己一路順遂,讀到博士後就教書,對社會很陌生,因此她想到社區去,從事不同的角色,看看自己還有甚麼價值?此外,她也觀察到閱讀對訓練她的兩個孩子系統性思考、自學能力幫助頗大,於是她有了開社區書店的念頭,想透過這種具公益性、文化性和社會性的場域,來推廣閱讀,讓更多的人受惠。

s

s

羅麗蓓熱愛閱讀,在德國念碩士、博士期間,每學期老師開的書單不少於50本。她記得剛去德國上課時聽不懂,和教授談自己的問題,教授問她:讀過哪些書了嗎?她答都讀了,但是還是不會。教授說,那你可能沒有資格來上我的課!遭到如此當頭棒喝,羅麗蓓難過地回宿舍想了一天一夜:要放棄回台灣嗎? 認真、不服輸的她,決心證明給教授看,於是開始每天去圖書館借書、多方閱讀,把語言學的背景知識建立起來,後來就能融會貫通,每堂課甚至都會問問題,練習德語闡述能力,最後順利拿到了博士。期間她不僅當了這位教授的研究助理,用德文在德國教語言學概論,還擬製教授的授課書單,讓教授對她刮目相看,甚至出版社也主動找她出版博士論文。

在德國修業期間,羅麗蓓每逢長假,就拿起背包去旅行,走過歐洲一座又一座城市,沉浸在多元文化和風土民情中,養成她獨特的生活態度和美學。從那時開始,旅行就是她在閱讀之外豐富自己的方式,也讓她自然地變成跨文化溝通的橋樑。遠道來籃城書房的外國旅客蠻多的。羅麗蓓回憶,曾有位英國人和她深入交談後,拿出一份埔里地圖,坦誠地問,為何女人被列為埔里4大W之一(好天氣、好水、美女、美酒)?問這樣的問題,是因英國人知道羅麗蓓理解他所關心物化女性的問題。

在接待外國客旅之餘,羅麗蓓有感於埔里有豐富的歷史文化,卻欠缺淺顯易懂又能與在地知識連結的書籍,於是開始編寫中英對照的社區刊物,迄今出版了「籃城很有事」(Things are Happening in Lancheng)和「船山巡航」(Ship Mountain Cruise),書寫社區的計畫持續進行中。接著她要培訓導覽員,理解在地文化,進而轉譯、傳達給外國人,並用英文來說身邊的故事,希望能帶動相關留鄉青年參與,促進相關產業的發展。她記得有位澳洲人看到這本社區刊物時,深受感動,因為即使在自己澳洲的家鄉,都沒有看到向外國人介紹在地社區的刊物。

s

這段旅程,除了建構大埔里學外,羅麗蓓也發想「跟著文字去旅行」的課程設計,帶學生實地踏查愛蘭台地。學生從符號學的角度觀察什麼符號代表一個城市,城市的中心和邊界以及人的中心和邊界等問題。學生告訴她說,以前在埔里只知道有麥當勞、自助餐,經過仔細觀察,注意到埔里有許多圍牆使用蓮花的符號,一問才知,原來是921地震後,(佛教)重建資源進入震壞的中小學校園設置的,許多當年還在襁褓中的學生,才意識到自己在暨大生活多時,卻從未曾注意到學校留存的地震遺跡;還有學生發現,埔里街上都是越南菜,街景多運用越南國旗的顏色,進而開始注意到身邊一起生活的新住民;羅老師拋出「是否曾和外勞講過話呢」、「隔壁可能住著新住民,有曾經打招呼關心一下嗎?」的提問,刺激學生反省族群間的優越感或歧視等問題。

羅麗蓓從創辦籃城書房展開行動,多年的社區蹲點、澆灌、耕耘,已悄悄鬆動了籃城在埔里的位置,挪移了知識和農業生產的位置,還為大學和社區的互動開創新模式;不知不覺將國際和在地漸漸縫合。卻顧所來徑,暨大和埔里、埔里和世界於是更近了!(秘書室程白樂撰稿、尤傑攝影)

英文

和羅老師聯絡:lpluo@ncnu.edu.tw

Share To: